BC省选开始了,这些问题看一看!

原创 北美曹先生 幸福家庭圈


既在意料之中又在预想之外,BC省长贺谨9月21日宣布提前省选(称为snap election),这是自1871年以来的第42届省选。关于本次省选,有一些信息和问题,值得去了解和思考。


● NDP为何要提前选举?BC省NDP(新民主党)政府比预定时间提前一年省选,很显然是自认为能够取胜,获得多数党执政地位,免得再受绿党的牵制。疫情开始后,民调显示NDP的支持率一下子大幅领先BC自由党了。

从5月19号至10月11号共计18次的各种民调中,NDP平均领先约14个百分点;而在此之前3年里的领先幅度平均仅约4个点。有这样的民调支撑,以及绿党党领的变化(上月刚选出新党领Sonia Furstenau),使得NDP觉得无须再遵守当年和绿党的协定,抓紧利用疫情形势提前进行省选。有人认为NDP不应该在疫情期间发动选举,其实这种政治行为没有应该不应该的问题,大都是政治利益的考量,再说何时省选也是省长的权利。


● 谁能赢得今年省选?在通常情况下,选民一般都会让执政党再做一届;另外,当面对疫情等这种社会大事件时,选民也更倾向于现有的政府继续执政。


因此,NDP有很大可能赢得这次省选。具体还有以下几方面的判断。其一,这几年NDP执政也算中规中矩,没有出现太大的负面新闻;其二,BC省这次对疫情的应对算是卓有成效,为NDP政府增分不少;其三,这几年BC自由党也没啥特别的表现,很难拿出振奋人心的施政举措;其四,NDP突然发动快速省选,也让BC自由党措手不及,无法展开充分的选举宣传;等等。在以前的联邦选举和省级选举中,也不乏执政党突然发起的这种快速选举,而大多数都能让执政党从中受益,当然也有翻车的情况。


这次BC自由党被迫放大招,提出免除一年的PST省消费税等等,看看能否产生奇效。观察最近的几届省选,不难发现,拥有9个议员席位的Surrey是省选的关键战场,可以说,得Surrey者得天下。所以,省长贺谨频频在Surrey现身,做出一些选举承诺(新建医院、交通建设等),在巩固既有的6个选区外,这次更想拿下Surrey-Cloverdal选区(选派前市议员Mike Starchuk代表NDP参选)。


● BC NDP和BC自由党有何不同?这届省选还是BC NDP和BC自由党(Liberal)两大政党的竞争。第三政党绿党能够保住上次的3个议席就算很不错了。在原绿党党领Andrew Weaver的选区,这次NDP安排老将Murray Rankin(2012-2019的联邦国会议员)再次出马,就是要从绿党手中拿下这个议席。虽然其它几个省级政党,像Libertarian、Conservative、Communist、Christian Heritage等也都派出候选人参选,以及还有24位独立候选人,但他们都不大可能赢得议席的。


联邦有NDP和自由党,BC省也有这两个党。需要说明的是,BC的NDP还是那个NDP(联邦),但BC的Liberal却不是那个Liberal(联邦)。因为BC NDP是联邦NDP所属的省级政党,施政理念完全一致;而BC自由党虽然从1903年成立时隶属于联邦自由党,但后来几经起伏于1987年完全独立,变成与联邦自由党执政理念不同的中偏右的政党。一般区分不同政党,就是左派与右派的差别。简单地看,左派喜欢大政府,强调公平;右派喜欢小政府,重视效率。所以,左派主张多收税,只有这样才能维系大政府和进行收入再分配;而右派正好相反。


显然,BC NDP是左派政党,而BC自由党是偏右派政党。因此,无论在以前还是这次的选举宣传中,BC自由党强调的就是减税和免税(比如取消房屋空置税、免除3%的小商业税等);而BC NDP一旦能够组建多数政府,税赋只能有增无减的。很难说左派、右派,哪个政党的政纲更好,因为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需要,另外他们都代表着不同的利益群体,也是为自身利益群体服务的。BC NDP主要代表中、低产阶层,包括城市里的普通民众、边缘群体、工会人员(工会是NDP的重要支柱)等等;而BC自由党主要代表中、高产阶层,包括大中小商业群体、郊区和乡村居民等等。在这次省选中,BC NDP承诺在当选后给大部分家庭1000元的疫情补助,而BC自由党决定暂停一年的PST,看似都让大家省钱或给大家派钱,但是受益群体和受益程度是有所不同的。同样,越是大城市越需要公共设施,越需要政府救济弱势群体,所以更喜欢左派政策,也就逐渐成为NDP的铁盘区,像拥有最多议席(11个)的温哥华,目前NDP有8个议席,而BC自由党只有3席。而乡村和边远地区,则大都是BC自由党的铁盘区,如欧肯那根地区、BC北部等。而在城郊地区,如Surrey、Fraser Valley等地就成了两党竞争的焦点。总之,不管哪个政府如何承诺发钱或者搞各种的建设投入,最终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纳税人)。是把钱多放在民众的口袋里还是让政府多收走然后再进行各种分配,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会有不同的看法。这就变成了各个利益群体的竞争,也就是政治竞选的本质。


● 为何说选党不选人?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加拿大,无论联邦还是省级选举,都是政党政治,也就是说几乎全部都是政党的候选人才能当选,另外这些政党候选人也都绝对是听从政党的要求,推行政党的施政纲领。所以,你如果希望你要选的候选人能代表你的利益,那必须要搞清楚他/她所在政党的理念和政纲是否能符合你的利益,也就是选党才是最重要的。对一些新移民来说,不了解这面的政治制度,往往只看人不看党。当然,如果你没有什么利益诉求,无所谓哪个政党执政,那自然选谁也都无所谓了。


● 今年华裔参选情况怎样?在2017年省选中,华裔共有7人进入省议会,这是历史上最多的一届,其中NDP有4人,BC自由党有3人。这七人中,除叶志明(John Yap,新加坡移民)外,其他6人都继续参选。今年省选,BC NDP有6位华裔候选人,BC自由党也有6位华裔候选人。这些候选人主要集中在温哥华、Burnaby、Richmond这三地选区(共10人),另在北温有1位,另一位在温哥华岛。这12位候选人中,有6位是本地出生的,6位是来自香港和台湾的移民,尚没有一位大陆的第一代移民参选(上届有王白进先生)。本届省选,估计华裔能当选的人数约在6-7位,很难超过上届的。


其中华人比较熟悉的几位议员,如屈洁冰(Teresa Wat)、李耀华(Michael Lee)、陈苇蓁(Katrina Chen)、周炯华(George Chow)、康安礼(Anne Kang)等都会继续当选。需要关注的是新政府组建时,能有几位华裔进入内阁和担任厅长职务。这届省选将会有一位新人当选,因为在Richmond South Centre选区,由代表NDP的姚君宪(Henry Yao)对阵卢仙泳(Alexa Loo,现任市议员,是第四代加国华裔,母亲为法裔)。


此外,还有Burnaby-Deer Lake和Vancouver Langara两个选区,也是两大政党的华裔候选人之间竞争,其中对阵李耀华的张慈樱(Tesicca Truong)非常年轻,今后政治前途看好。● 华裔该支持哪个政党?华裔整体而言,尚没有形成一个明显的政党倾向,在华裔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城市中表现正好相反。在上次省选中,Richmond的4个选区都是BC自由党获胜,而Burnaby的4个选区中则全是NDP当选。


目前大致有这几种情况:香港裔以及老移民一直是在BC省和加拿大参政的主体,在BC省来看,他们中约有一半支持BC自由党,另有一半支持BC NDP。像屈洁冰、李耀华、周炯华都有各自坚定的华裔支持者。在NDP里最有影响力的华裔当属关慧贞(Jenny Kwan,现为联邦国会议员)。台湾裔这几年在BC省表现出非常强劲的参政态势,而且是一边倒地支持NDP。


现有的3位台湾裔省议员都是NDP的,今年新增加的候选人姚君宪也是代表NDP。台湾裔为何独爱NDP?并不清楚,估计一方面和他们整体的参政理念有关,另外也可能是他们在NDP党内形成了一定的实力。不管怎样,台湾裔在BC省不过5、6万人,能有如此多的参选代表和省议员人数,难能可贵。台湾裔有点像印度裔里的旁遮普人。大陆移民群体里,应该是支持BC自由党的居多,但目前没有太大的影响力。其他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人群体,其政治倾向性不太了解。


● 印度裔省选有何新动向?在加拿大和BC省,印度裔的人数相对都比华裔少些,但是印度裔在加拿大和BC省政治的影响力却是华裔望尘莫及的。


所以,研究政治,就一定要多看看印度裔的动向。在一些统计数据中,常常以“南亚裔”来分类,这其中包括印度裔、巴基斯坦裔、孟加拉裔等,但以印度裔为主。2017年BC省选中,南亚裔的省议员有10多位,其中印度裔共有7位。印度裔在Surrey选区影响力最大。Surrey的现任9个省议员中,印度裔有4位,都是NDP。除了这4位NDP,还有2位NDP和1位BC自由党议员。至少从当选议员的情况看,上届省选中,印度裔是整体上支持NDP的。


关于BC省选,有这么一句话:赢得印度人方能赢得省选。印度裔在BC两大政党里都有很强的影响力,可能在NDP里尤甚。这一方面和上任的NDP省长杜新志(Ujjal Dosanjh,加拿大首位印度裔省长)有关,另外现在联邦NDP的党领也是印度裔。这两人都与旁遮普(Punjab)有关联的。印度裔里从政最活跃的就是旁遮普人。旁遮普人(主要是印度裔也有巴基斯坦裔的)在加拿大约有70万人(在BC约有25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锡克教徒。他们在联邦自由党、联邦NDP里以及安省和BC省的政坛里都能呼风唤雨、举足轻重。


对此,一些研究锡克教徒从政方面的专家说,谒师所(锡克教的崇拜场所,英文gurdwara)在其中扮演极为重要的作用。据统计,今年共有20位旁遮普裔代表BC NDP(11位)和BC自由党(9位)参选,覆盖到13个选区(远到Vernon),其中在6个选区(4个在Surrey)是由同为两大党的旁遮普裔候选人竞争。看来今年印度裔或旁遮普裔又会有不少人当选省议员的。


● 华人如何参与这次BC省选?无论在联邦选举还是省级选举中,华人作为整体族裔来说,一直都没有一个共同的、清晰的利益诉求,所以也就不知道到底该支持哪个政党。


当然,如果知道了,能否做到则是另一回事。就目前阶段而言,华人最需要做的还是提高投票率。像在2017年省选,总的投票率约在61%,而华人人口占比较高的几个选区的投票率大都垫底,估计华人投票率约在35%左右,不及印度裔投票率的一半。省选早投票阶段从10月15日就开始了。如果不愿意到投票站投票,现在还可以索取邮寄选票,最晚也要在省选日10月24日去投票


啦!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