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万人签名要求另一位高官下台,美国政坛暗流涌动

来源:北美报告

民主党全力反对罢免,意欲何为?

罢免和“反罢免”

当库莫在冷飕飕的纽约因性丑闻面对高涨的辞职呼吁时,另一个民主党“网红”在阳光灿烂的加州为罢免请愿焦头烂额,他就是有“金色男孩”之称的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

两个人一东一西,都是有潜力在2024代表民主党问鼎白宫的政治明星,却双双陷入最大的危机里。库莫态度强硬,即使160多名两党议员呼吁他下台,目前绝不松口;而纽森一直回避,直到200多万选民签名请愿罢免,他才唤起危机感,在3月15日发起了“反罢免运动”,为他站台的是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等民主党大佬。 反罢免行动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制止共和党人罢免”,明确把罢免归于党派政治权力斗争,矛头直指特朗普,指责特朗普的支持者推动了这次罢免,包括反疫苗者,和“像1月6日袭击国会大厦的骄傲男孩这样的极端主义暴力白人至上主义者”,而经费由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支付。 纽森发推文说,“我不会被这种党派的共和党的罢免努力所干扰,但我将与之斗争。这关系到太多的问题。让加州人接种疫苗,我们的经济安全地重新开放,我们的孩子回到学校,实在是太重要了,不能冒险。” 加州的共和党人则引用民调数据,试图说明罢免纽森不仅是党派斗争。总部位于加州的Nextstar媒体集团发布民调称,58.3%的加州人希望在2022年由纽森以外的人领导该州,包括许多民主党和中间人士。不过,同样的民调显示,42%的人将投票反对今年罢免纽森,38%的人将投票罢免他。 2020年太难了,加州人被史上罕见的疫情和同样罕见的森林大火前后夹击。当野火扑灭,抗疫初现曙光的时候,领导人的位子反而坐不牢了。 纽森做错了什么?几乎可以这么说,“成也疫情,败也疫情”。

“金色男孩”’崛起

今年54岁的纽森来自一个清贫的家庭,小时候母亲要打三份工来养家糊口,而身为上诉法庭法官的父亲喜欢拿自己的收入资助别人。圣诞节的时候,母亲会提前告诉孩子们不会有任何礼物,以免他们失望。纽森在高中时打几份工作来支持家庭。 因为严重的阅读障碍症,纽森读书困难重重,直到现在他也更偏好听音频。幸好他棒球打得好,以棒球奖学金就读于圣克拉拉大学,1989年毕业,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 大学毕业后,他与家族朋友投资人创办了酒庄,发展到23家企业,包括酒庄、餐厅和酒店。1996年,当时的旧金山市长任命纽森为该市停车和交通委员会的成员,从此他踏入了政坛。 2003年,年仅36岁的纽森当选旧金山第42任市长,成为这个州百年来最年轻的市长。那时候民主党领导层认为,在2000年总统选举失利,以及2003年州长罢免选举中输给共和党人阿诺德·施瓦辛格之后,他们需要加强旧金山作为民主党据点的地位。

卖相奇佳的纽森符合他们关于“新生代”的想象,包括克林顿、戈尔等民主党领袖人物都出来为纽森助选。 纽森不负众望胜出,以有利于商业的中间派民主党人身份成为市长,是旧金山政坛的温和派,“一个与众不同的领导人”,“不怕解决最棘手的问题”。 2004年,他反对2000年通过的州法,指示旧金山市向同性伴侣发放结婚证,引起了全美的关注;2007年签署了“健康旧金山”的法律,为居民提供全民医保。同时,在两年间,共有7000多个无家可归者住进了永久性居所。 种种成绩加上无懈可击的形象,还善于利用社交媒体跟公众联络感情,纽森成了民主党冉冉上升的明日之星,并被评为“美国最会社交的市长”(网红)。 纽森在2009年竞选州长,因选情不看好退出,次年竞选副州长成功了。2018年,他凭着个人魅力和竞选纲领,打出口号“变革的勇气”,以62%的高票当选为州长,成为“金色州”的“金色男孩”。那时候,新州长雄心勃勃,前途是美丽的玫瑰色,直到疫情爆发。

疫情激化罢免行动

加州人对罢免并不陌生。仅在2020年,就有12次罢免各类官员的投票,8名官员因此被免职。在过去61年里,针对每一位加州州长都有罢免请愿,尽管它们几乎从未成功过,除了2003年,格雷·戴维斯输给了共和党人阿诺德·施瓦辛格。 纽森上任初期就碰到过罢免请愿,不过前面5次都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第6次是2020年2月21日,加州约洛县副警长奥林·希特利(Orrin Heatlie)提出申请。请愿书称纽森偏袒非法移民,加州无家可归者太多、税收高、生活质量低、野火似乎无法控制等,有点老调重弹。 2020年6月,真正的威胁来了,罢免获得新的能量,理由转变为对纽森疫情措施的抗议,包括封锁太严格,重开速度太慢。 其实在新冠爆发初期,纽森的支持率并不受影响。 加州是全美人口最多的州,冠状病毒最初在人口密集的洛杉矶和旧金山疯狂传播,但到4月为止,全州死亡总数还不到900人。而每10万居民的死亡人数仅为2人,是全美最低的数字之一。

纽森超前和超强的严格管控功不可没。2020年3月4日,在加州发生首例新冠死亡事件后,纽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他在3月19日发布了全美第一个居家留守令,还积极购买口罩和呼吸机,并与特朗普搞好关系,争取到前总统的帮助,把一艘海军舰艇改为“方舱”医院。到4月26日,他已经根据紧急状态发布了30项行政命令,而彼时立法机构还没有开会。 一段时间里,加州似乎避免了在纽约、佛罗里达和等其他大州病例蔓延的危机,纽森很受欢迎。 没有多少人预见到病毒如此顽固。5月份重开后,加州疫情逐渐失控,成为全美疫情最严重的州之一。去年秋末冬初,当地人对漫长的限制措施失去耐心。纽森宣布的晚上10点宵禁,各县不同的迷宫式规则,以及在餐馆老板花费数千美元改造户外空间后,禁止户外就餐的命令,都让人感到沮丧。 偏偏在那时候,纽森自己违反了防疫规则。11月6日,他在一家奢华法国餐厅出席友人的50岁生日派对,众人欢聚一堂的照片上了头条,虚伪的“双标”举动引起广泛愤怒,严重损害了州长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的形象和信誉。 分析家称,“这将被加载他的政治讣告。”加州人似乎看到了州长的真实底色。 没有人愿意听纽森的解释。他在道歉中说,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说,当意识到聚会的人比预想要多时,他应该“站起来往回走,上了我的车,然后开车回自己家”。但是他没有。罢免行动从此火上浇油。


1月份,纽森宣布取消留守令,坚称这一决定是基于科学和日益好转的数据,而不是屈服于罢免压力,但是签名支持罢免他的选民不买账,质疑他在阳性率依然达9.4%的情况下取消留守令的动机,说他“继续破坏勤劳的加州人的生活和业务”。 这大概就是,“当你讨厌一个人,他的呼吸都是错的。”封不封锁,都有人不满意。 纽森政府的危机处理效率受到质疑。加州的经济在挣扎,当失业人群急需救济的时候,政府捅了个漏子。2021年1月,洛杉矶时报报道称州政府管理不善,向不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发放了114亿美元的失业救济金,欺诈者是来自20个国家的国际犯罪团伙。同时,合法索赔者面临长时间的拖延。 政治对手归咎于纽森没有听从联邦官员对潜在欺诈行为的多次警告,而纽森政府则表示,特朗普政府没有为新的联邦资助项目提供适当的指导,这是造成欺诈的原因之一。

疫苗来了,加州接种开局很不顺利,组织混乱,进展在50个州中落后。流行病学家表示,他们可能无法为大多数65岁及以上的人尽快接种疫苗,直到6月。 加州人忍受了全美第一个留守令,有了疫苗后却排在末位,可以想象许多人恼火了。一年来的公共卫生危机导致选民愤怒,公众情绪可以迅速地改变一个州长的命运。目前,在这个拥有近4000万人口的州,已经有超过360万例病例,死亡超过5.6万,公校仍然关闭,同时纽森的4个孩子在上私校......这一切直接打击了纽森的民调。 2021年1月底的数字说明,有三分之一的选民对州长处理疫情的总体情况评价良好,44%的选民认为他做得很糟糕。 2021年2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府研究所的民调显示,纽森的支持率降至46%,不支持率为48%,为任期内最高。疫情前他的支持率高达60%,加州50年未见。


两党的斗争

库莫和纽森都是因为早期对疫情的有效铁腕应对赢得赞誉,现在因为不同的原因,他们头顶的光环逐渐熄灭。库莫身陷性丑闻和隐瞒纽约养老院数据的指控,民主党人已经露出“弃子”的意图,几个高层都呼吁他辞职。他们对纽森则珍惜得多,毕竟纽森还没有犯下库莫那种量级的错误。 加州是19个允许选民在任期届满前罢免民选官员的州之一。触发罢免选举的门槛并不高,只要求收集相当于上次选举中12%选民的签名数量,也就是在3月17日的截止日期前上交1,495,709个有效签名。目前的签名已经超过200万,一场罢免选举几乎迫在眉睫。 纽森和民主党不想拱手认输。虽然很明显,公众一年来面对疫情的挫败失望情绪肯定是罢免的加速剂,但民主党更愿意相信,在大张旗鼓的运动后面,少不了共和党的政治动机,毕竟连带不带口罩、打不打疫苗以及是否支持封锁都跟党派挂钩。

民主党分析师认为罢免努力可能更多的是一种策略,以团结共和党选民并筹集资金。纽森的政治战略家丹·纽曼(Dan Newman)说,“共和党的召回是一个党派的尝试,目的是推出一个特朗普支持者作为州长。” 罢免发起者不这么认为,他们称请愿书上超过三分之一的签名者确认为民主党人或独立人士,或拒绝说明他们的党派,而他们也承认,选民的愤怒是最强的催化剂。 不过在一个深蓝的州,不到四分之一的注册选民是共和党人,罢免支持者中的极右翼、反移民、反无家可归者住房、反性教育和反枪支控制平台等人群,是否会让大多数选民远离? 不管怎么说,没有钱万万不行。在民主党启动官方“反罢免”时,加州民主党已经捐款25万美元,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也为实现罢免贡献了同样的金额。

主要资助者还包括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的合伙人道格·莱昂、加州共和党前主席汤姆·德尔·贝卡洛共同创立的加州复兴行动委员会,以及一个在竞选财务记录上列为Prov 3:9 LLC的团体,该团体捐赠了50万美元。 安妮·邓斯莫尔是“拯救加州-罢免纽森”委员会的负责人。上周,组织已经筹集了190万美元,向着她设定的在3月17日截止日期前达到250万美元的目标前进。邓斯莫尔表示,她收到的邮件回复平均捐款为38美元,远远超过她的预期,她将此理解为选民对现任州长很失望。 如果罢免要求符合条件,州内选民将被要求对罢免纽森的职务投赞成票或反对票,然后回答第二个问题,即他们希望谁来接替他的州长职务。潜在候选人名单很可能包括2018年被纽森击败的前共和党州长候选人约翰·考克斯和前圣地亚哥市长凯文·福康纳等,两人原本都计划在2022年纽森竞选连任时发起挑战。 白宫对呼吁库莫辞职的态度谨慎,拜登仅仅说“要等独立调查结果”,但是他们对罢免纽森的立场鲜明。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在2月9日发文表态,拜登总统“明确反对任何召回加州州长的努力”。 现在,一场大戏即将进入高潮。纽森的命运如何?可能大结局不需要等到2022年。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