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卑诗进入后贺瑾时代,谁将接班贺瑾?

作者: 丁果, 高度见闻


卑诗省政治已经进入后贺瑾时代。


贺瑾省长因为癌症治理的原因,终于激流勇退,表明将离开工作岗位。我在他癌症放射治疗后,多次采访他或者跟他谈话,知道他原本还是愿意支撑癌症治疗后的病体,继续在省长位子上多做几年,不但要把他的政治抱负一一实现,也在带领各省省长与联邦的拨款谈判中,为本省争取更多的资源。


无奈他的放疗后遗症太过严重,加上要进行新一轮的癌症治疗,所以终下决定,提前离开省政舞台。这一方面显然是为了身体的康复,另一方面也是愿意给党内新手有领导省府的经验,从而可以带着政绩投入下次与省自由党的选举,于公于私,都是可圈可点的决定。

在最近二十多年中,省长下台不是因为惹翻民意遭到罢免,就是在选举中失败出局。只有贺瑾省长,在五年执政中,不但把新民民主党从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执政时的“极端左派“政党,纠正到以民众生活改善和省政发展为执政宗旨的中间政党,也通过在疫情当中的有效管理,让卑诗省成为北美抗疫政绩最好的省份,令人刮目相看。


有人说,贺瑾退出政坛后,将会影响整个政府的施政绩效,从而给在野党带来两年后选举的胜利可能。持这种看法的人等于承认了一个现实,也就是贺瑾执政可圈可点,内阁没有任何丑闻,要是贺瑾继续领导大选,反对党或许还是要输。

这就给贺瑾的后继者带来了两个明显的要求:一是能够继续执行贺瑾的中间路线;二是在任人唯贤的情况下,能够内阁的女性比例和少数族裔比例。有趣的是,贺瑾用人,并非是“省长专权”,而是放手让各厅厅长尽情发挥,各得其所。以我长期对卑诗省政治的观察,在众多可能参选党领、省长的名单中,律政厅长尹大卫上位的可能性最大。


他在推动卑诗省洗钱公开聆讯上杀伐果断;在改革尾大不掉的ICBI汽车保险上展现领导才能;在推动可负担房屋的棘手挑战中敢出硬牌,要解决“供需失调”的沉疴,从而要动各个市政府在此议题上的奶酪;在推动反歧视数据立法上也相当果断高效,意在解决政府机构内部存在已久的系统性歧视问题。也因为如此,省长贺瑾在五年施政中一直对尹大卫委以重任,而他在选战中也击败过前省长简蕙芝,可谓行政、选举两项俱优,在年轻人的民调中一直维持较高的支持率。


当然,他在2015年曾经对华人买房问题讲了一些不恰当的话,也给某些种族歧视歧视分子拿来利用。但他一早就知道自己的错处,所以也及时做了道歉。如今,洗钱调查报告的结论洗清了华人是房价疯长的“罪魁祸首”之说,而他推动的反歧视数据立法更是给华人反歧视创造了法律依据。

其实,自由党要“妖魔化”尹大卫推动种族歧视,并非是一个好的竞选策略。新民主党只要提出两个问题,就可以让自由党辩论挫折。一是贺瑾政府推动了华裔历史博物馆,拨款达三千七百五十万,为何自由党执政十多年都做不到?给华人道歉只有一百万不到的拨款来“政治摸头”。华人历史博物馆明年开馆,年度营运费用要三百万,自由党能否承诺拨款?

二是贺瑾政府有四个华裔入阁担任厅长,自由党敢不敢承诺,只要有足够人选在省选中胜出,也会任命四个或者以上的华裔省议员进入内阁?


我想,上述问题尹大卫的态度应该是积极正面的,这是贺瑾政府重要的政绩。因此,未来尹大卫如果接任省长,他将跟冯宜干比政绩,比履历,比能力,选战的可看度将会大幅上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高度平台立场。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