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的一级矛盾和二级矛盾

原创: 铁木客厅


不少美国华人,谈起政治后第一时间必谈AA,藤校,上厕所这几件事. 我认为这是二级矛盾.


一级矛盾是什么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有一点透过眼前的树叶看到整片森林的能力. 所以,今天先讲一个理论的储备.

1. 刘瑜的文章:政治的上限与下限


知名学者刘瑜最近一篇比较政治学的文章,通过对历史深邃的洞察,提出如下主要结论:


”政治是“可能性”的学问:政治“可能”让一个国家成为地狱,但是,它却“不可能”让它变成天堂。换句话说,政治所能抵达的上限不会那么高,但是,它所能抵达的下限却可以非常的低。”


为什么呢?为什么政治可能让社会变得非常糟糕,却未必会让生活变得非常美好呢?作者回答道:


“这是因为,在我看来,政治可能扼杀所有的社会关系和个人努力,但是它却不可能替代所有的社会关系和个人努力。”


什么意思呢?作者进一步指出:


“当政治非常糟糕的时候,比如一个极权政府掌控一切,它可以摧毁人们的生产积极性,自发的社会组织,家庭乃至人性,使生活变成一场噩梦”


作者同时指出,政治之所以很难达到高的上限,是因为各种经济,历史,文化,地理等方面的“约束”. 比如,在沙特,对石油的极度依赖,就是一个现实的“约束”;阿富汗多山的地形,也是一个现实的“约束”.


然而,要到达下限却很容易,只需要一位有个人魅力并且能动员起民众的领袖就可以了- 比如希特勒.


刘瑜:政治复杂到令人绝望,却也让思考充满乐趣

2. 美国政治,正在走向民主制度“下限”的边缘. 而这个“下限”,对于有色人种和女性来说,尤其充满危险- 排斥和歧视移民,阻止女性堕胎权利,等等. 而在一切群体之中,危险系数最登峰造极的,就是华裔. 事实上,如果美国政治到达“下限”,最有可能受伤害的就是少数族裔,尤其亚裔,尤其尤其华裔.


对比一下作者的文章,我们可以反思美国200多年的历史,和美国华人的历史与命运,很容易就作出如下两点明显的观察.


第一:美国政治制度发展历史中,出现过很多次”下限”:比如黑奴制度,麦卡锡主义,等等. 而与种族有关的下限,最有名的两次都与亚裔有关,那就是排华法案,和二战期间日裔的集中营.

第二:就美国华人的政治而言,很难达到上限却很容易达到下限,主要是因为有如下的“约束”:


1)人口约束. 美国华人只有不到600万,不到人口2%. 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中,人口就是最大的约束.

2)文化约束. 亚裔作为“永远的模范民族和永远的外国人”,一直被不少有偏见的美国人甚至媒体认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3)中美冲突大背景的约束. 在未来可以预见的将来,中美都将是世界最强的两个大国,而且是竞争关系. 就像911之后穆斯林遭受有色眼镜看待一样,将来若干年华裔也会有类似境遇.


3. 阻止美国政治到达“下限”,才是美国华人的一级利益


在如上三点“约束”的障碍下,美国华人如果想达到“上限”,短期之内显然阻力重重;然而要达到“下限”,其实需要的也许并不是很多 -- 两三个川普也许就够了.


事实上,过去几年,尤其是新冠以来,美国华裔已经困难重重. 功夫流感和中国病毒的称号,被上亿川粉在无数次潜移默化中已经接受,从此对华裔产生或者流露在外的仇视,或者深藏心底的提防. 川普内阁,连续出动FBI,外交部和司法部的最高领导,不仅喊话中美对抗,而且FBI甚至公开声称对千千万万华裔学者进行“麦卡锡”式的调查.


所以从川普本人,到川普内阁,到上亿川粉,已经从舆论上到行动上,都形成了对中国的围攻,并且间接导致对美国华裔事实上的提防抵触甚至赤裸裸的歧视.


公平而言,这并不是因为川普处心积虑只是要针对华裔. 这只是他思想的延伸:从上任伊始的反墨西哥反穆斯林,到后来直言非洲是“屎坑国”,再到后来打压女权,川普毫不掩饰他对任何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偏见仇恨和打压;这种习惯,到新冠影响连任从而恼羞成怒之后,终于导致迁怒中国,WHO,甚至美国华人.

川普对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仇视,甚至对民主制度直接的践踏,已经引起大规模的反抗: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就是美国当前的一级矛盾;而政策的左右,就只是次要的二级矛盾.


正如”今日美国报”社论所写:


”我们的历史上,从来没有支持过某一位候选人. 每个人可以有对政策左右的选择,我们对此不会参与. 今年我们第一次表达对候选人的选择,不是因为政策,而是因为民主和自由的未来”.


如果那么多群体,包括最主流的群体,都已经看清了美国政治的一级矛盾,为什么很多华人反而看不到呢?


很显然,如果考虑华人的三大“约束”,尤其是“人口约束”,如果以一己之力来对抗一个种族歧视的极右政治力量,就是螳臂当车. 那华人要依靠什么力量呢?


很显然:唯一的出路,就是要认识到自己永远都会是少数族裔;然后清醒的把自己定位在少数族裔上,并联合一切认可多元文化和弱势群体利益的人-- 不论这个人是来自少数族裔还是多数族裔-- 来保护他们的权益.


这才是美国华人当前的一级矛盾.

因为这有关生存.


而任何其它的矛盾,都是二级矛盾:AA,藤校,税收,... 所有都是二级矛盾.

4. 深处危险悬崖的边缘,美国华人如何自救?

要阻止美国政治到达对华人极为危险的“下限”,显然仅凭华裔自己600万的人口是达不到的. 因此,必须联合一切珍视多元文化和尊重普世价值观的人,来一起对抗,组织自救.


很显然,自救的第一步,就是先把懂王这个美国的威胁,但尤其是美国华人最大的威胁,拉下马.

这是重要的一步,但我必须遗憾的说,这仅仅是第一步,而且是比较小的第一步.

因为,一个川普下马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川普冒出来.


因为,就算川普下马了,那几千万的川粉还在.


那最重要的下一步,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造成川普这样结果的政治空气和土壤改造过来.


我对这一点还是充满谨慎的希望.


我觉得美国虽然暂时走到了歧途,但这个国家毕竟有自由的民众,有自由的灵魂.


比如黑人,从建国之初,就一直是少数族裔甚至是奴隶,但他们百折不挠,用自己的鲜血,换来了这个国家宪法里倡导的“更完美”的民主体系.


而现在,又不断的有人口越来越多的其他少数族裔加入他们的人群.


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了无数华川粉们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们.


所以,虽然已经接近“政治的下限”,但我还是充满信心,无数勇敢的人会站出来,用选票把这个国家从悬崖边拽回来.


而行动的最后时间,就在明天.


铁木,写于决战前夜.

一个美丽的阳光灿烂的秋天.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