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扎克伯格华裔妻子被喷!美国对华人种族清算情绪愈演愈烈!

来源:加国热点


据北美留学生日报综合报道:随着西方国家社会矛盾激化,类似纳粹式的种族清算情绪正在酝酿并愈演愈烈!

最近,美国马里兰州的共和党国会议员——金伯利·克拉奇克(Kimberly Klacik)匪夷所思地连发四条推特:

“扎克伯格的妻子是华人。我只陈述事实。”

“米奇·麦康奈尔(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妻子是华人。我只陈述事实。”

“艾瑞克·斯瓦维尔(加州民主党议员)的前女友是华人。我只陈述事实。”

“冠状肺炎是从中国传出去的。我只陈述事实。” 虽然她句子写得都很短,但都加上了“我只陈述事实”——大概自己也意识到,如果不加这句话,会立即被爆得体无完肤,实现“社会性死亡”。 Look Closer: Shouldn't Have Taken This... 但,这点可怜巴巴的求生欲救不了她,反而让她整个人的意图更加可疑。

一些网友蒙圈了:你说这确实是事实,但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呢?是不是挑衅?

还有人套用她的修辞怼她,说:“你不会当选议员的。我只陈述事实。”

“种族歧视可不是一种领导才能。”

金伯利本人并没做出正面回应,而是在网友此起彼伏的情绪中,玩开了……继续发了一些比较幼稚的互怼推特:

“我,围观着人们对我的失望情绪在暴涨,但我就是不删帖(来打我呀)。”


Look Closer: Shouldn't Have Taken This...

这位艳服浓妆,墨镜反光,坐在席梦思上摆Pose的议员带给自己更多网暴: “你就是种族歧视的人渣。删了你的账号吧快。”

“鞋子挺好看,人不咋地。”

金伯利表示,将继续竞选未来的国会议员。但根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她在马州第七国会选区举行特殊选举中及大选国会议员选举中,双双落马。此时,网友更是捧出爆米花,尽情嘲笑她。 一位叫Daddy Bitts的音乐家仗义执言:“美国的人口占世界的4% ,新冠肺炎一下死了世界的19%。这是共和党人颓废无能和肆意说谎的结果。共和党和领导班子的失败,造成美国的丧生人数堪比 9·11 事件。” 他也没忘了保持队型,“我只陈述事实哟。” 金伯利本身是共和党,是川普的铁杆粉。她九月份还在炫耀川普给她拉广告的行为,说“黑人不再盲目追随民主党了,因为美国大村儿的崛起,还要靠共和党。”

注意,她强调自己的“黑人”身份。之前也傲娇地发推,强调“黑人也是共和党”,“有色人种也可以是爱国主义的拥簇者”。

这位黑人政客反应了一些现实:很多黑人并不是反对种族歧视,只是反对别人歧视她的黑皮。当问题涉及到黄皮肤的华人,她可就不管了,没准比白人还积极地跳出来,一边发表种族性言论,一边拿着自己的有色人种身份,竖立令箭:“我不种族歧视啊,我本身就是黑的,这我敢说啊。你看,我咋就不玻璃心呢……”

再看她的推特主页个人介绍:“川普依然是总统!” 而这两天,美国政府刚通过了九千亿美元的纾困方案。这个方案的制定和审核用时很久。一些疫情催生的贫困户,每天翘首期盼,苦等已久。

图源: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站(NPR)

等待期间,川普未直接回答民众提问,而是“适时适量”地把脏水泼到中国身上。

“为啥国会就是迟迟不给群众发钱?这不是国会的错,是中国的错!

这……要么远程和中国视频一下,让中国人管管你的国会?

不难发现,共和党这些人的言论其实就是定时器,是很好预测的,就像“maga2020!”口号一样,保质保量。

不过,他们用“逢人就嚎”的真本事,试图扬起对华人歧视的风。事后,还想撇清关系,利用自己的地位、威严,试图使言论变得官方,正确,“中立”,“客观”……这种心机,令人不寒而栗!

谈到种族歧视,近日,来自普罗旺斯的阿沛莉尔·贝娜莜姆(April Benayoum)夺得法国小姐亚军。她在赛后称,自己父亲的祖籍是以色列。

图源:法国电视一台

什么?是一名带有“富有”和“侵略”标签的狂傲的以色列犹太人的——女儿?这还了得! 来了来了,她带着话题来了!

果然,这位姐就被网暴了……

“以色列、意大利人?去他*的法国小姐!” “普罗旺斯小姐有个富爹,啧啧……” “告诉她,以色列不存在,巴勒斯坦才是真实的!” “‘你们谁认识‘以色列’这地方?反正我不认识,这不是个国家。”

还有人不怕事不大地说:“希特勒,你当年忘了杀掉普罗旺斯小姐。” 是不是不寒而栗!

Julien Odoul在法国新闻访谈节目中说,他很佩服阿沛莉尔的勇气,大胆说出了自己的籍贯,没有遮遮掩掩。如果她谎称自己是“摩洛哥”的,是“阿尔及利亚”的,都不会像“以色列”这么致命。但是,她没有那么做。

他说,这突出了一种“文化融合”带来的麻烦:她和其他法国人一样,读法国的学校,拥有法国的生活习惯,和法国人生活在一起,被同化了,导致在社会不认可她的个人的身份——一个恰恰是无法抹掉的东西。

图源:C News

网友们看不下去了,说法国天天拎出“自由,平等,博爱”打幌子,实际上,“没什么尊重剩下,都被践踏了。法国彻底输了。” 事情闹得挺大,巴黎检察办12月21日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

其实,反犹大潮一直在统治着欧美。小编目睹过巴黎共和国广场上上千人参与的反以色列集会。新奇的是,很多团体举着法国各个党派的旗子,把自己装扮成党派的代表人进行呼号。 这些人设备齐全,又搭台子,又放音响,在喊话的过程中,带着哭腔,时不时还破嗓,威震力三个加号。 6月13日,巴黎共和国广场的反犹集会 殊不知,法国反犹的情绪一直很高,快成开国精神了。匪夷所思的是,他们一边歧视犹太人,一边称自己不是种族主义。 比如这个,巴黎“反种族主义”者在房顶上大喊“肮脏的犹太人!” 还有更邪门的:周一,一个法国家庭在车里放犹太歌曲,这样就被人攻击了。那些人朝他们骂脏话,还朝他们扔瓶子,把他们的车前后摇晃。

这些人随后被警察带走了。

值得提起的是,二战时期,随着美日关系敌化,生活在美国的日裔美国人被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一纸计划赶进了集中营。


当时,西海岸(洛杉矶)以及夏威夷有大量日本人居住。美国一看,大惊失色:这些日本平民,必须压制住,不然珍珠港事件还得重演。 这一下,把日本人赶进了牲畜棚改造的简陋场所里。没吃没喝,看管严格。

日裔集中营(图源:Getty Images)

日裔美国人被挂上标签,以便隔离(Getty Images)

一战时,美国关过德裔。二战时,轮到日裔。目的就是想同化这批人,让他们对自己的国家产生仇恨,跪倒在星条旗下,彻底对美国心服口服。

而这群日本人,在美国又是少数族裔,收拾起来,社会影响小,何乐不为。

缺吃少穿,集中营发生了各种骚乱,很多无辜的人死在美军的枪下。他们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在海外,规规矩矩过日子,还是高科技人才,也不掺和政治那一套,怎么就被枪毙了。 其实,是因为他们还未同化的那颗“大逆不道”的心。

日裔美国人二战集中营(Getty Images)

子女悼念在日裔集中营死去的父母(纽约时报)

叹一句,世风日下,“种族歧视”已经演变成了可以任意洗白的“民族主义”——解释起来,还都是“合情合理”关起来的,因为他们“值得”,因为他们的罪是“事实”。

通过美国抗疫的责任推诿,法国小姐遭到的语言暴力,和更多普通人被泼的脏水,我们遗憾地发觉,“民族主义”变成了西方的刚需,并在加速激化:遇事不济,不正面解决,反而把灾难的帽子扣到某一群体、无辜个人头上。

这种仇恨,是无止境的。在网络时代,更容易擦枪走火,引起更大的事端,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时代,我们不想看到新一轮“纳粹”卷土重来,贩卖暴力!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微信公众号ID:collegedaily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