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咖啡案二次开庭,示威人群遭到种族主义者袭击,被告态度依然顽固!

文章来源:高度见闻, 作者: 王立


7月28日下午1:30,泼咖啡案第二次开庭。法庭外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


男性被告提前到场。他戴着口罩、拿着文件,步行通过停车场,匆匆进入法庭。男性被告辞退了第一次开庭时的律师,他说他可以替自己辩护。他妻子仍由律师代替出庭。男性被告未当庭认罪,法官安排第三次开庭时间。

在等待被告走出法庭期间,法庭外的静站志愿者遭遇一位不明身份女士的挑衅和袭击。该女士经过法庭外的树篱时,将反对仇恨亚裔犯罪关注组摆放在上面的标语手牌逐一扔到停车场内。站在法庭侧门的两位义工看到后,一位去捡停车场内的手牌,一位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其他几位志愿者也跟随质问该女士,但是该女士态度嚣张,一路吼着拉门进入了与省法院同楼的社保机构。这时在正门等候的志愿者和摄影记者们赶过来。

本来以为事情就结束了,没想到该女士又冲出来继续挑衅、谩骂、试图殴打门口的志愿者,并将一位摄影记者抓伤、摔坏他的手机、砸了他的摄像机,还打了站在门口的保安,同时夹杂针对志愿者种族歧视性辱骂(你们像屎一样的肤色),然后返回室内。

志愿者与法庭内法警联系,法警表示无权拘捕法院外面的肇事者,但是已经报警。


袭击发生后不久,男性被告从侧门出来,仓皇而去。男性被告离开后,志愿者和媒体也准备离开。这时,那位肇事女士走出社保机构,再次辱骂、试图殴打站在路边的志愿者。志愿者中一位青年男子冷静、勇敢地与她应对,阻挡了她进一步施暴。纠缠数分钟未能得手,肇事女士悻悻然离开。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离开的男性被告又从马路对面折返,来找志愿者理论。

男性被告走过来就是一顿咆哮,志愿者们也不示弱,方才应对肇事女士的青年男子继续与他应对。男性被告出言不逊,不断爆出F*词汇,指责是“华人将新冠病毒带到了加拿大”等等,态度恶劣地责骂数分钟,并以“Screw you”收尾他的吼叫。


两位便衣警察接到报警及时赶到。目击了男性被告与志愿者的纠缠,警察出示警徽,让男性被告跟他们走。受到志愿者提醒,一位便衣去追肇事女士,将其逮捕并押入警车,另一位便衣继续跟着男性被告。走了十几米后,男性被告停住脚步,转身与跟随其后的几位志愿者说话。

这次他的态度平静许多。他说的仍然是对自己错误的辩解。对于辱骂F* Chinese,他的理由是华人将新冠病毒带到加拿大等等。对于咖啡馆案件,他的理由是本来他要好好喝口咖啡,但是受害人让他换桌子了。对于2019年洗车辱骂华人,他的理由是本来他在洗车,但是被骂的人妨碍他洗车、还说不让他洗车。志愿者说,他是在明令禁止洗车的地方洗车,所以才被提醒。男性被告恼羞成怒,又开始大声嚷起来,他说他看不惯华人,不喜欢华人移民,他说什么是他的言论自由,如果有谁不喜欢听,那就“go back to China”。志愿者说,种族歧视的语言不属于言论自由、这是人权宪章规定的。男性被告不肯接受“种族歧视语言不属于言论自由”这一基本的加拿大法律事实,仍嚷嚷着说,志愿者们不懂言论自由。说完了,看了眼停在路边的警车,抱着他案件的卷宗离开。


对接二连三发生的意外,连在场的媒体人员都表示,在加拿大做了几十年新闻第一次遇到。

这些意外虽然是意外,也算意料之中的事情——无论肇事女性还是男性被告,他们白人至上观念可谓深入骨髓,绝非一日形成,只是现在爆发出来而已。他们的优越感在他们与志愿者冲突中,表达得非常清晰。比如,男性被告说,“我也是移民,我们的先人是很早移民的,在他们当初来建设这个国家的时候。”这是非常典型的白人至上主义的表达之一。他们完全忽略了华裔及其他族裔对这个国家的贡献,更遑论原住民对这块土地曾经的拥有。女性肇事者对“反对仇恨亚裔”直接用利爪和脏话表达了反对。她的白人至上主义则以那句对志愿者肤色的辱骂充分体现。

“种族歧视语言是言论自由”也是许多种族歧视者的“挡箭牌”。他们对加拿大人权宪章对“言论自由”的定义和限制故意置之不理,肆意辱骂被歧视者。如果有人制止他们的种族歧视性语言,他们就会倒打一耙地说妨碍了他们的言论自由、违背了加拿大价值观云云。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