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饱受歧视 孤独而终 却在死后得到国家道歉 并登上加拿大纸币 如今再得昭雪

文章来源:每天温哥华


作为一个多族裔移民聚居的国家,加拿大在种族平等的道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太多人一直为此斗争和努力。有这样一位名叫Viola Desmond的加拿大女性,她曾因自己的黑人身份而受到歧视,但却勇敢地抗争,甚至为此失去了家庭和事业,不得不背井离乡。


但她的声音却代表着未来,成千上万的人在她身后高举起了正义和自由的火炬。最近,Viola Desmond生前所居住的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一项举动,再次唤起了人们对这位伟大女性的记忆。

01

Viola Desmond于1914年出生在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一个庞大的家庭中,共有10个兄弟姐妹。Desmond的父亲是一名黑人,母亲却来自白人家庭,这样的“异族通婚”在当时的哈利法克斯非常罕见,所以Desmond一家一直是所生活的黑人社区的“焦点”。


父母一边努力工作以抚养10个孩子,一边积极参与社区活动。Desmond从小就把父母当作榜样,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勇敢独立的人。

成年后,Desmond先是在两所具有种族隔离制度的黑人学校当老师。后来她发现,在加拿大从事专业头发和皮肤护理的黑人女性非常少,所以她进入了蒙特利尔Field Beauty Culture School学习美容美发——这是当时加拿大为数不多接受黑人申请的学校之一,之后在美国大西洋城和纽约接受培训。


毕业后,Desmond回到家乡新斯科舍,在哈利法克斯开设了一间美容美发店,专门为当地的黑人社区提供服务。她的客户中就包括一位年轻的女孩Gwen Jenkins,后来成为了新斯科舍第一位黑人护士。

Desmond和她的美容美发店


随着美容美发店的生意越来越好,Desmond又开办了一所美容美发学校。这样,当地的黑人女性就不必再为了接受专业培训而远离家乡。每一年都有15名女性从Desmond的学校毕业,而她们都曾被拒绝进入仅限白人学习的培训学校。

Desmond与毕业生

Desmond还开创了自己的化妆品品牌Vi’s Beauty Products,更加适合黑人女性的皮肤特点。


02


1946年11月8日晚上,在参加一个商务会议的路上,Desmond的车子突然在小镇新格拉斯哥抛锚。修理厂告诉她,要等待一天的时间才能修好。于是,Desmond在附近酒店安顿下来,并决定看场电影来打发时间。


走进一家名叫罗斯兰的剧院,Desmond要了一张一楼座位的票,而售票员递给她的却是一张通往二楼看台的票——那些座位通常是留给非白人顾客的。

罗斯兰剧院(右侧)


Desmond对这张票并没有留意,她径直走进了一楼的座位区。就在这时,检票员拦住了她,告诉她,她的票是楼上的座位,她必须离开。


Desmond以为是售票员弄错了,就回去找她把票换成楼下的,但售票员却拒绝了,说:“对不起,我不能把楼下的票卖给你这样的人。” Desmond这才意识到售票员指的是她的肤色,但她决定无论如何还是要在一楼的位置坐下。


在当时的加拿大,虽然没有官方法律强制黑人和白人分开,然而,商店、剧院和餐馆等公共场所都制定了自己的“非官方规则”。

剧院内。


很快,剧院经理就发现了“不守规矩”的Desmond,他告诉她,剧院有权“拒绝任何有异议的人入场”。Desmond解释说,自己已经买了票,而且曾经试图将它换成一楼的票,并愿意支付差价,但却被拒绝了。


Desmond坚持留在一楼的位子上,她认为这是自己的权利。经理却叫来了警察,将Desmond拖出了剧院。

03


Desmond的臀部和膝盖受了伤,她被关进了监狱,并在那里度过了12个小时。整个过程中,Desmond镇定自若,因为她相信,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

Desmond纪录片剧照


第二天早上,Desmond被带上法庭,她被控欺骗政府罪,理由是她拒绝缴纳1分钱的娱乐税(即楼上和楼下票价之间的税差)。尽管她在剧院时曾表示愿意支付两张票之间的差价,并且被拒绝,法官还是决定向Desmond罚款26加元(相当于今天的300多加元)。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法庭既没有向Desmond提供法律代理,也没有告知她有权获得法律咨询、律师或保释。地方法官Roderick MacKay是法庭上唯一的法律官员,检察官一职竟然由罗斯兰剧院的经理担任。

报纸对法庭审判的报道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法庭对种族问题绝口不谈。不过很明显,Desmond的真正“罪行”是违反了剧院座位黑人需要与一楼白人区隔离的“潜规则”。虽然罗斯兰剧院并没有明文规定强制实行种族隔离,而且剧院内也没有告诉观众这项政策的任何标志,但一楼座位是留给白人观众的——这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

04


当Desmond将自己在罗斯兰剧院的遭遇告诉给丈夫Jack时,他却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Jack在新格拉斯哥长大,他生活在一个“黑人女性被期望成为家庭仆人、黑人男性被期望成为火车上仆人”的环境中,像许多已经习惯了这里盛行的种族主义态度的新斯科舍黑人一样,他希望妻子不要把事情闹大。

Desmond与丈夫Jack


但Desmond并不甘心,她请医生检查了自己的伤口,并联系了一名律师,要求法庭撤销对她的指控。新斯科舍第一份黑人报纸《号角报》(The Clarion)在头版刊登了Desmond的经历,以示对她的支持。

然而在1946年的新斯科舍,反击种族歧视的行为是相当罕见的,尤其Desmond又是位黑人女性。妇女和黑人大都默默遵守着社会的“规则”,即使这些规则是不公平的。不出所料地,Desmond的上诉失败了。但她反对不公正的立场激励了新斯科舍的黑人社区,并帮助推动了之后的加拿大民权运动。

不幸的是,这场对种族主义的勇敢反抗,却导致了Desmond婚姻的破裂。丈夫Jack无法接受妻子成为“公众人物”,所以离开了她。与此同时,对于当时一些不希望社会改变的人,反对种族歧视的人是一种“危害”。因此很多社会活动家都收到过死亡威胁,他们的家人也可能受到伤害。Desmond担心,如果社区里的黑人继续和她一起学习和工作,可能会面临危险。


因此,失去家庭的Desmond最终也关闭了自己在新斯科舍非常成功的企业和学校,搬到了蒙特利尔,然后又搬到了美国纽约。人们渐渐遗忘了Desmond,以及她为反对种族主义而做出的抗争。1965年2月7日,Desmond因消化道出血而去世,享年50岁。她被安葬在新斯科舍哈利法克斯的露营山公墓。


05


在Desmond去世几十年后,妹妹Wanda Robson出版了一本名为《Sister to Courage》的书,说出了当年姐姐遭遇种族歧视的真相,Desmond的事迹才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2010年4月14日,Desmond的正义之举终于得到了官方承认,新斯科细亚总督(加拿大君主伊丽莎白二世在新斯科舍的副法律代表)给予了 Desmond 死后自由赦免,这也是加拿大第一次给予这样的赦免。它不同于简单的赦免,因为它基于无罪并承认定罪是错误的。

在赦免仪式后,妹妹Wanda Robson与新斯科细亚总督交谈


Desmond终于沉冤得雪。新斯科舍省政府也发表了公开声明和道歉,表示“我们承认过去的错误”,并且“正在强化我们的立场,即歧视和仇恨不会被容忍。”

2012年,加拿大邮政发行了一张印有Desmond肖像的邮票。


2015年2月,为纪念Desmond,新斯科舍省政府宣布了第一个省文化遗产日,Desmond的肖像也被悬挂在哈利法克斯的礼宾府。随后,“Desmond号”渡轮在哈利法克斯港下水,以她名字命名的公园和街道也出现在蒙特利尔和新格拉斯哥。2017年,Desmond被选入加拿大星光大道。2018年1月,她被加拿大政府授予国家历史人物称号。2018年11月19日,加拿大银行发布了10加元钞票的最新设计,Desmond打败其他候选者,成为第一位独立出现在加拿大纸币上的女性。

这张10加元纸币是加拿大第一张竖版纸币,它展示了一幅哈利法克斯北端的地图,Desmond曾在那里生活和工作,并援引了一段来自《加拿大人权与自由宪章》的摘录:“每个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并且有权不受歧视地享有平等的保护和平等的法律利益。”就在上周,新斯科舍省政府向Desmond唯一幸存的家人、妹妹Robson偿还了Desmond 1946年向法庭缴纳的26加元罚款(目前估值368.29加元),而这距离Desmond因拒绝离开剧院的白人专区而被捕已经过去了将近75年。

Desmond终于可以安息了。但不可否认,种族主义如今在许多加拿大人心中仍然存在。Desmond的故事让我们不禁要问: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确保历史不会重演?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微信公众号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