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 ,而是主流媒体正在摧毁言论自由和民主

来源:华盛顿森林

德美医药公司BioNTech和辉瑞(Pfizer) 本周一宣布,双方联合开发的新冠候选疫苗BNT162b2保护效力高达90%,下周将在美申请紧急使用许可。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让股市大涨。


不过,科学家眼里的最好消息在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看来却是故意姗姗来迟。他在推特上对公布这一消息的时机提出质疑,称其有政治动机。他写道:”辉瑞(Pfizer)没有勇气在大选之前公布这一消息。“辉瑞(Pfizer)立即予以反驳。该公司CEO艾伯乐(Albert Bourla)向CNN表示,他上周日才得到有关疫苗的中期评估结果。特朗普还批评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没有早公布这一消息,”这不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是想拯救生命“,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他还称,”FDA和民主党人不想我在大选前有疫苗方面的成功,因此消息晚来5天。“FDA负责人为史蒂芬•哈恩博士( Stephen Hahn),由特朗普去年亲自提名。


特朗普陷于今天的被动,不是因为他的支持者少,从目前统计中得到的7000余万张选票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他当这四年总统存在两个死穴,一是他是美国政坛的白丁儿,二是他没有舆论的支持。虽然美国媒体集体左倾是凡共和党人都要面对的,但是,特朗普这个华盛顿圈外人更是把这两个死穴都凑齐了。 更要命的是,特朗普还要去动很多资本大鳄的奶酪,这就使得他从上任那一天起,就面对着党内建制派的冷落,尤其是来自传统主流媒体以及谷歌、推特、脸书等新兴高科技媒体的集体抹黑与种种干扰。 在这次大选进行到现在,在很多人认为已经“落幕”的时候,人们终于看到了左媒集体做下的这个局:它们要得到的,就是让特朗普在10月怀胎之后彻底流产,把他从白宫赶出去,而且是狼狈地离去,因为特朗普在几乎失去所有主流媒体的支持下,依然靠着与选民的近距离接触苦苦奋战,而拜登,以一个缺乏活力的身体和一个混乱的思维,以不变应万变,居然成功地,甚至可以说完美地,“击败”了特朗普。 可以说,在这次大选的选前选中选后的报道中,美国主流媒体完全背离了媒体的尊重事实、力求公平的行业道德,其公信力已经丧失殆尽,它们为了抹黑特朗普不遗余力,为了哄抬拜登不顾事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美国主流媒体,已经丧失了大众媒介的内核,而沦落为民主党的宣传工具,成为由左派大佬、资本大鳄和学术精英联合操控以左右民意的舆论。 现在,美国公众的表达权利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言论自由”的大旗正在褪色,距离成为一块尿不湿只有一步之遥。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不是过度担心了?其实,丝毫没有过度。在美国,当然还可以说话,但是,这个话能说到什么程度?由多少人能听到?能够形成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会舆论吗? 当特朗普对拜登的计票结果存有质疑时,美国主流媒体根本不予理会,它们除了报道拜登的得票不断上升,在很多原本特朗普领先的州成功“反超”,最后拿下全部选举人票,再就是给人们心理暗示,拜登已经冲线,坐在电视机前,就等你们的“新总统”发表获胜演说吧。 这绝不是正常的新闻报道,而是美国主流媒体刻意营造出的先声夺人,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形成了一种内部的舆论优势,加上由此带动的外国领导人的先后祝贺,实际上是通过媒体的一边倒将拜登提前送进白宫。 这是明显的媒体制造总统,拜登并没有他在特拉华面对支持者发表演讲时表现出的那种气场,只要还没有失去基本的观察力就可以看出,拜登实际上是被抬上“当选总统”座位的,这个轿子以怎样的速度前进,拜登并控制不了,甚至连轿子中途以怎样的幅度震颤,这位政治老人都说了不算。他要做的只是在需要他出来的时候,走到台上宣布:我们赢了!


实际上,虽然哈里斯是副总统,但是,主流媒体对哈里斯的厚望要远远超过拜登。只是在目前,它们需要拜登站在最前面。更重要的是,拜登赢了,就意味着哈里斯前途无量,民主党大佬佩洛西可以众议院、白宫两手抓两手一起硬,更意味着,华尔街和硅谷的资本力量,终于可以踢开特朗普这块绊脚石了。


民主党和左派完全控制了美国主流媒体,使得相反的声音很难传出,连总统特朗普本人的声音也受到不断的干扰和限制。推特公司在特朗普推文上加注“部分或全部内容可能误导公众”的标记,甚至妨碍别人去转发特朗普的推文。 更有甚者,在特朗普在白宫就大选结果举行新闻发布会时,美国几大电视台居然能现场掐掉转播信号,只一个理由,总统在撒谎。在任总统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了严重侵害,这就是美国目前的现状。 舆论,在西方政治学的理论中,是立法、行政和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它的无形恰恰是它的威力所在。在这次美国大选中,人们看得尤其清晰,由美国主流媒体集体营造的舆论声威,已经形成一种难以阻挡的信息洪流,它们甩开特朗普,将拜登一路汹涌地前推,直到今天这种地步。


美国主流媒体已经把拜登打造成了美国下届总统,这种猴急的节奏和大选之前佩洛西所讲的“不管大选结果究竟如何,拜登都将是下届美国总统”一样不容置疑。


退一步讲, 即便将来权威选举结果最终确认拜登当选,美国主流媒体的这波操作也如同奥运会百米赛跑中的抢跑一样,它暴露了某种深层的心态,更是一种明白无误的违规。特朗普说得并没有错:总统不是由媒体来选出的。美国主流媒体这样做,已经是在破坏美国的民主政治。


特朗普在推特上称:" 什么时候开始,由媒体来宣布我们的下任总统了?过去两周,我们学到了很多!" 在特朗普这条推文发布前,梅拉尼娅则表示:" 美国人应有公正的选举。每一张合法选票都该被计算在内,而不是那些非法的选票。要完全透明来保护我们的民主。"


曾获总统川普提名出任劳工部长美国前速食业大亨普兹德(Andy Puzder)发表公开文章,批评美国媒体自行宣佈拜登胜出总统大选,做法损害美国国民团结,并削弱川普支持者对媒体的信任。他强调,只有容许川普入禀挑战大选结果,才能团结国民。



普兹德曾任CKE Restaurants餐饮集团首席执行长长达17年,经营Carl’s Jr.、Hardee’s等连锁速食店,他在2017年获川普提名出任劳工部长,但之后被爆出虐打妻子、僱用非法家佣、拖税等丑闻,最终没法得到国会参议院足够票数支持,自行放弃提名,目前是佩柏戴恩大学(Pepperdine University)公共政策学院的高级研究员(senior fellow)。 普兹德周二在「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发表评论文章,他指出,川普获得超过7,100万票支持,佔总票数近半;拜登在多个州分仅领先些微票数,更出现选举舞弊指控,结果备受争议。不过,美国媒体却自行决定并宣佈拜登已经胜选。他批评此做法会损害团结,再次削弱川普支持者对媒体的信任。 文章指,当2012年媒体宣佈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拉穆尼(Mitt Romney)败给寻求连任的欧巴马,很少人质疑结果;但有别于过去,川普的支持者均相信媒体现在要先发制人,意图贬低、甚至阻止川普就一系列指控展开调查。 他补亮,川普支持者有充分理据不相信媒体。他指,传统媒体在过去多月,一直报导民主党将席捲全美、川普压倒性惨败;但现在回看,有关说法都证明不是事实,惟这些媒体却继续要求读者相信拜登已经获胜,「你叫(川普)总统的支持者怎样相信一个多年来误导你、在真相揭盅时又拒绝认错的人?」 普兹德续指,拜登上周六晚发表胜利宣言,表示将致力团结美国,志向令人钦佩,但前题是美国国民必须对大选的公正性有信心。文章认为,只有容许挑战大选结果的法律程序得以进行,才能够团结美国。普兹德强调,川普有权反驳传媒报道的结果,其支持者也希望他这样做。 普兹德在文章结尾建议,媒体应交予适当部门宣佈大选结果,停止企图把未成熟的判断,强加于选民身上,「只有这样,美国多年来党派之争带来的伤口才有机会癒合」。


从“黑命贵”抗议运动和相伴的暴力骚乱可以明显看出,在一般的街头暴力中,较为理性的保守主义者与善于打砸的左派相比明显居于劣势;现在,左派媒体通过控制舆论再次发威,它使得人们意识到,一心要把拜登推进白宫的力量,他们无论在拳头和笔头上,都压过了特朗普的支持者。


从这次美国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大造舆论,人们清楚地看到,独裁不只是个人行为,媒体同样可以独裁,它在摧毁美国的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它的“黑你没商量”和“抬你没商量”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顺我者总统府,逆我者特朗普。 人类社会一切历史都已经证明,凡是独裁,无不是从摧毁言论自由开始。美国主流媒体在这次大选的报道正在再次证明这一点。 对于中国人来说,从这次大选的观察中还有另外一个收获,那就是美国可能真地在衰落——这种衰落不是从国力开始,而是从美国民主政治的自我解体开始。美式民主是美国压箱底儿的东西,但是现在看,它并非想象中的那样不可撼动,很多人还是对这种制度给予了信任上的加持,但理由并不充分。从某种程度说,或许行贿分子的判断是对的,至少在他们眼中,没有人是不可以收买的,只有你展示的诱惑力够与不够。 从根本说,谁向你保证过,一个良好的制度就不能被颠覆?没有人,是我们自己太理想化了。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