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值得信赖吗?【世界将向何处去(八)】

作者:张家卫

三,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值得信赖吗?


身居加拿大的人,对于加拿大人口族裔结构的多样化特征,常常也是褒贬不一,因此,“马赛克”的比喻便被常常引用,也有不少人将其比喻为“大花园”和“拼缝被”。加拿大人除了原住民之外,全都是移民,因此并没有像中国那样拥有大汉民族单一的种族和文化背景,但是,族裔与族裔之间,又会同一族裔偏好居住在相同地区,因此族裔的地区分布呈现相对集中的社会形态,从而强化了“马赛克”效应。


加拿大“多元一体”的民族特性是经历了很长的历史时期才得以形成和被承认的。1971年,老特鲁多的任上,加拿大政府在西方国家中第一个宣布实行多元文化政策。1982年,《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成为法案,1988年,《加拿大多元文化法》颁布,标志着多元文化主义成为加拿大民族关系中的主流意识形态。多元文化政策推动了加拿大人对民族多样性的现实态度,它所体现的自由、平等原则受到了广泛一致的肯定,不仅仅是在加拿大,也受倒国际上很多国家的交口称赞。


加拿大的多元文化政策的出台,一方面意味着加拿大官方认可了国内文化的多元化现象,而且似乎也是对之前融入倾向的一种否定和纠正。这一政策的出台并不是一种偶然现象,而是当时加拿大国内发展的必然结果。


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国内的两种主导文化,即英语文化和法语文化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另一方面,这两种文化在加拿大的力量都很强。英语文化自然不用多说。法语文化尽管涉及地域不是很广,主要是局限在魁北克地区。然而它的历史渊源是最悠久的,文化积淀也自然非常深厚。英语文化想要吞噬法语文化绝非易事。为此,加拿大成立了皇家专门调查委员会来研究这一突出问题,力求找出这一矛盾的解决方案。委员会就双语问题和二元文化问题在全国范围内召开听证会。委员会成员不仅听取了关于英法文化关系的意见,还听取了其它各民族的声音。多元文化政策确立了英语和法语成为加拿大的两大官方语言。


1988年,C-93号法案通过,这就是《加拿大多元文化法》。该法也是首部以法律形式定义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的法律文件。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加拿大人对多元文化政策都持欢迎态度。例如,在说英语的加拿大人中有些人担心这一政策会使国家走向分裂。还有人害怕这一政策可能会侵蚀英国文化在加拿大的地位。另一方面,一些魁北克居民也这一政策表示反对,他们说这一政策的出台就是要削弱魁北克民族主义。然而,很多人对这一政策是非常欢迎的。他们认为,多元化已经成为加拿大社会生活的现实情况了,这一政策的出台表明政府及时地看到了这一现实情况,并对此表示认可。


回望加拿大人口的族裔构成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大致如下:


第一个时期:原住民时期,也被称为前欧洲移民时期,印第安人和因纽特人等土著部落生活在这块广袤的土地上。


第二个时期:新法兰西时代(1608—1760年),绝大多数开拓者来自法国。


第三个时期:英属殖民地时代(1760—1867年),效忠派和其他英国移民的到来使英裔居民超过法裔居民。


第四个时期:自治领时代,来自欧洲和美国的非英裔和非法裔移民增多,其中许多人来到西部草原地区。


第五个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时代,大量来自亚、非、拉的移民使“看得见的少数民族”明显增多。


加拿大早就开始吸纳文化背景迥然各异的居住者,然而他们受到的礼遇却不尽相同。总体来看,无论是加拿大,还是整个北美洲,那些拥有西欧文化传统的人是占主体地位的。因此,其他人就被视为是“外国人”,因为他们和这些占多数的加拿大人有不同的宗族、肤色、宗教、习俗。在二战前的时期,加拿大本土人对移民的态度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排斥


二战是加拿大本国人对移民态度发生变化的一个转折点。加拿大本国人对外来的移民由排斥转为逐渐接受,然而这种接受的前提是使他们在文化上融入本土文化,主要是英法两国的文化。


加拿大人开始认为文化融合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公共政策迫使移民,尤其是他们的后代抛掉自己的民族传统,融入到说英语的加拿大人的生活方式当中。政府、学校、教会、媒体,还有社会服务部门联合起来,共同促进来自各地的移民融入加拿大的文化。但是二战结束以后,加拿大经济开始高速增长,很快国内劳动力就不够用了。为使国内经济不陷入停滞,加拿大政府放宽了移民限制,这吸引了上万名欧洲的工人及其家属来到了加拿大。总体来看,在二战后,加拿大本土人对移民的态度主要是要求他们融入本土文化。这个时期加拿大文化的关键词是融入


然而,这种模式注定在加拿大也难以走通,原因有两条:第一,加拿大的主导文化是两种:英语文化和法语文化,而不是一种。第二点更为重要,即这两种主导文化之间还处于对立的关系,它们之间本身的离心力远远大于向心力,即使它们想把国内其它各种文化融进自己的领域当中,最后的结果也必然是在加拿大两种主导文化的对峙,绝不可能形成融为一体的局面。因此,融入这种模式不符合加拿大文化的发展趋势。一种新的模式就出现了。


从70年代初开始,大部分移民都是“有色人种”,他们来自“非传统”地区,即发展中国家,以及欧洲以外的地区。而且,这些移民由于所处财富阶层各不相同,他们所生活的圈子也各不相同,他们有不同的教育背景,有不同的职业,又从另一个方面大大促进加拿大多元文化共存的局面。多伦多和温哥华成为加拿大文化多样性和种族多样性最复杂的地区,其它城市也慢慢出现了这一格局。总而言之,多元化已经成为了加拿大城市生活的一种实实在在的现象了。


加拿大人布鲁克斯撰写的《加拿大公共政策:概论》(Public Policy in Canada: AnIntroductn)一书中统计:1945—1960年间,96%的移民来自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1962—1967年间,来自英国、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移民占80%,而1968—1976年已经下降到56%。


1971年特鲁多总理宣布实行双语和多元文化政策时, 加拿大只有5%的人不是白人。从70年代开始,来自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增加,加拿大进一步成为多种族社会。50年代至90年代初,非英裔和非法裔人口从占总人口的20%上升到33%。一方面是由于移民来源的变化;另一方面是因为新移民的出生率高于英裔和法裔人口的出生率。到1991年,非欧裔、非白人种族的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0%,到2016年,少数族裔的人口比例达到22.3%。加拿大的“英、法型马赛克”或“欧式马赛克”在很大程度上正在向世界性“多种族马赛克”转变。


何为少数族裔?少数族裔群体的主要特征有二:一是具有共同的族裔认同,二是居于次要的社会地位。他们的收入通常低于白人。即使他们的受教育水平和白人相同甚至比白人更高,但所能得到的职业声望却低。


来自加拿大统计局的《加拿大:概况》(Canada : A Portrait)中显示,加拿大各族裔群体在加拿大的分布也呈现出明显的地区差别,


纽芬兰省具有共同族裔背景人口的比重最高,80%的人称自己是单一英国祖籍的人;而魁北克省78%的人是法裔。


中部省份的人口呈现更大的族裔多样性,曼尼托巴省和萨斯喀彻温省最大的单一族裔群体是英裔人,分别占两省人口的21%和22%;其次是德意志人,分别占9%和13%; 这两个省的非英裔和非法裔人口都超过40%。加拿大草原省地区是唯一欧裔人口不占多数的地区,主要居民为土著人,占当地人口的64%;


在其他省份中,欧裔人口均占多数。 85%的加拿大黑人居住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


亚裔群体主要居住在安大略省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


根据2016年的加拿大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加拿大共有12个城市可见少数族裔人口过半,全部位于安大略省(6个)和卑诗省(6个)。比2011年增加4个,增加的城市包括卑诗省的素里和高贵林,安大略省的亚积士和多伦多。


说到这里,我们也要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即加拿大确实生活着来自各个种族的人民,我们也可以看到多种不同的种族和文化遗产,这种文化的多样性是由数百年的移民历史造就出来的。即使是加拿大本土人对自己的上辈追根溯源,他们也能发现自己的祖先是从别的地方移民来到这片土地上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多数加拿大人都是移民。


根据统计资料显示,现在的加拿大人口中只有16%的人不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在加拿大人口普查中,最多的族裔是加拿大人,达到31%,所谓加拿大人即宣称自己为加拿大裔的人,无论他的母国是哪里。


加拿大确实是一个移民国家。尽管加拿大人口中在本土以外出生的人只占很小一部分,但是加拿大的每个公民都是移民的后代。加拿大移民史很大程度上就是加拿大的文化史。从对加拿大移民史的研究,我们可以看到加拿大文化的发展历程。总体来说,加拿大人对移民的态度共分为三个阶段:排斥阶段、融入阶段和多元文化主义阶段。多元文化主义阶段的形成标志是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的颁布。这既是对加拿大当时文化现象的一种认可,又是对融入理念的一种变相否定,也是当下的加拿大基本国策。


但是,这一过程却并不是一帆风顺,是包括中国人在内其他少数族裔一路奋争的结果。


1944年加拿大加入签署《联合国宪章》,1948年加入签署《世界人权宣言》,1960年通过加拿大《权利法案》,联邦和各省建立了人权委员会,从法律制度上保证了少数族裔群体权利的改善。少数族裔群体的政治觉悟和影响力也不断得到提高,盎格鲁—撒克逊种族主义赋予英、法裔群体的文化(智力)优越感和社会责任地位发生了动摇。由于个人和集体的努力以及经济繁荣和国家立法的进步,种族主义歧视政策逐渐瓦解,少数族裔群体的整体处境有所改善。白人公民对有色族裔的平等要求持有更加普遍的同情和支持态度。


老特鲁多总理1971年10月8日在众议院的讲话中指出:“虽然我们有两种官方语言,但没有官方文化,没有任何族裔群体优先于其他群体。没有任何公民或公民群体不属于加拿大人,所有人都应当受到公平对待。”


美国人利普森撰写的《大陆的分界:美国和加拿大的价值与制度》(Continental Divide: the Values and Institu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一书中,摘取了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这样一份宣言:“我们坚信文化多元主义就是加拿大认同的实质。每一个族裔群体都有权在加拿大范畴内保留和发展自己的文化和价值。我们说有两种官方语言并不是说有两种官方文化,没有任何一种文化比其他文化更具官方色彩。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必须是所有加拿大人的政策。”


2020年的新冠疫情,种族主义沉渣又起,多元文化价值观再一次受到挑战。不过,加拿大从联邦到地方政府,均站出来一再表态,坚持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观不变,捍卫《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让少数族裔特别是华裔安心不少,但是需要保持警惕。


2020年6月27日是加拿大多元文化日(Canadian Multiculturalism Day),我将加拿大三级政要的表态摘录在这里,可以反映当下加拿大的主流价值观形态。


1,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发表声明庆祝,全文如下: “Today, on Canadian Multiculturalism Day, we celebrate the values which set Canada apart and make our country one of the best places in the world to live. “Respect, openness, courage, and compassion – these values have stitched together the Canadian tapestry for generations and generations. Today, the threads of our tapestry have never been stronger, brighter, or more intricate. “今天,时值加拿大多元文化日,我们共同庆祝使加拿大与众不同、使我们国家成为世界上适合居住的地方之一的价值观。 “尊重、开放、勇气和同情心——这些价值观将加拿大凝聚编织在一起,一代又一代。今天,这些编织我们这一美丽图画的纽带比以往更爲结实、更明亮、并且更加繁盛。 “As the first country in the world to adopt a policy of multiculturalism, Canada has long recognized that we are all better off when we respect and unite behind our differences. But our work is not yet finished. We must all continue to learn about each other, embrace our diversity, and celebrate what it is to be Canadian – while learning from the mistakes in our past, and making sure never to repeat them.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采取多元文化政策的国家,加拿大早就认识到,当我们尊重彼此的不同并因此而团结在一起时,我们大家都会更好。但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都必须继续了解彼此,拥抱我们的多元化,珍惜我们作爲加拿大人的特质——同时从过往的错误中汲取教训,保障这些错误永不再犯。 “We are also not immune to the violent and hateful extremism unfolding around the world. By calling out and standing up to divisive speech and acts, we put ourselves forward as an example – as people who treat each other with respect, champion the rights of all, and embrace diversity as a strength. “当世界各地出现传播暴力和仇恨的极端主义影响之时,我们加拿大也无法独善其身。但是通过直接指明并抵制那些分化社会的言论和行爲,我们以身作则做出表率——我们是彼此待人以相互尊重的人、维护所有人之权利的人、是提倡将多元化视为力量的人。 “Whoever we are and wherever we come from, we all bring something unique and important to Canada. Today, and every day, let’s celebrate multiculturalism and recognize the invaluable contributions that Canadians of all backgrounds have made, and continue to make, to our country.” “无论我们是何种人,无论我们来自何方,我们都为加拿大带来了独特而重要的贡献。今天和每一天,让我们庆祝多元文化,并弘扬所有背景的加拿大人对我们国家所做的、并继续作出的宝贵贡献。”


2,卑诗省省长贺谨(John Horgan)就加拿大多元文化日发表以下声明:


“在加拿大多元文化日,我们为有幸身处于这多元文化的省份和国家而一起庆祝。我们同时认识到,令卑诗省和加拿大成为一个对所有人都是安全和包容的地方,所需要做的工作尚未完成。

“我们承认自古以来一直在这里生活的原住民,拥有丰富文化和未开垦的领土。过去与未来,我们会继续欢迎来自世界各国的新移民来到这里,为他们的家庭建设更美好的生活。现在,一代又一代的家庭已经把本省作为他们的家。今天及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要表扬和庆祝建立我们省份和国家的多元文化与传统。”


“省政府已重新设立卑诗人权委员会(B.C.’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藉以保障和捍卫人权。我们亦推出卑诗反种族歧视社区网络(Resilience BC Anti-Racism Network),这是一个全新的反种族主义网络,旨在针对处理全省各社区的种族主义、歧视和仇恨问题。我们挑选了维多利亚移民与难民中心(Victoria Immigrant and Refugee Centre)作为全省的中央服务供应者,协助各社区应对种族主义问题。这个计划至今已取得良好进展,但面前仍有更多工作要做,而我亦期待透过与各社区合作,为每个人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省份。”


“今天,我们重申承诺将会致力对抗所有形式的种族主义和偏见。所有人都要在这项工作上发挥作用,尤其是我们当中一些处于较有利位置的人士。当这里或是边境另一方的种族仇恨恶化时,我们必须对种族主义言论作出挑战,谴责陈规定型和诿过他人,纠正错误的讯息,并且以安全的方式举报在我们社区发生的种族主义事件。”


“今天,我们与所有加拿大人一起庆祝加拿大多元文化日,并且在每个社区挺身支持多元化、包容及尊重每个人。透过共同努力,我们将可为各人建设一个更公义和包容的省份和国家。”


3,卑诗省列治文市北中選區省議員、卑诗省自由黨多元文化事務評論員屈潔冰女士,在省議會上宣讀聲明,慶祝加拿大多元文化日。


屈潔冰表示,在6月27日这一天,橫跨加拿大的所有社區將一同慶祝多元文化日,慶祝本國豐富的多元文化,為我們日常生活增添色彩。同一時間,我們也借多元文化日的機會,把卑詩省發展成為一個歡迎所有人,不論文化、身份、宗教或背景的地方。


因此,我以为,至少与邻居的美国相比,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价值观是值得信赖的。

【未完待续,明天续(九)】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