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为何种族歧视对华人最严重?我们应反省4个站不住脚的观点!

来源:丁果, 高度见闻

在2020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华人已经面临着至少三到四级的“社会台风”,这种情况在华人人口比例最高的卑诗省体现得最为明显。


洗钱、炒房、走私等罪名,某种程度成了华人社群不祥的“代名词”,不融入社区、不参与公共事务、不投票,某种程度成了华人的“形象特征”。

疫情爆发后,华人遭遇的歧视台风上升到六级至七级,“中国病毒”、“统战部特工”等充斥在主流媒体版面上,“滚回中国去”也再度成为21世纪种族歧视的常见口号。更加惊心动魄的是,美国和加拿大两地都出现了针对华人和亚裔的暴力仇恨犯罪,数量是疫情前的十倍乃至数十倍。

如果我们再实事求是地讲,这波歧视亚裔的焦点,仍然是歧视“中国人”,因为遭遇仇恨犯罪攻击的日裔、韩裔、越裔等,因为肤色与华裔一样,他们被当成华裔受到了攻击,就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美国反日风潮中,华裔陈果仁被当成日裔遭遇殴打致死。为何这样说的理由很简单,美加社会中,并没有出现“滚回日本去”、“滚回南韩去”这样的咒骂。

面对这波仇华风潮,有几个重要的观点受到冲击,需要深刻反省。


第一,祖国强,则华侨强。

不错,在早期华人移民北美之际,由于满清末期的腐败,或者民国时期的军阀混战,华人在遭遇种族歧视的时候,来自祖国的交涉支持微不足道,以至于“祖国积贫积弱,华侨受苦受难”成了一种固定的观念。而在中国取得抗战胜利之后,祖国逐渐强大起来,华侨的命运也有所改变,由此出现了“祖国是华人华侨的坚强后盾”、“祖国强则华人强”这样的流行说法。


但是,现今这波仇华风波的高涨,打破了这种既定说法。从经济上说,两岸三地乃至整个东亚都是很强的,但北美华人在疫情中成为政治上“最弱势的群体”,说明上述论点站不住脚。这是值得华人社区反省的。


第二,这次仇华情绪是特朗普民粹主义挑起的。


不错,特朗普的“中国病毒“、”功夫病毒“的民粹主义口号,对北美仇恨亚裔的风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绝对不是这次仇恨亚裔的“主因”。加拿大没有特朗普,且加拿大是北美地区反特朗普最厉害的地方,但温哥华的仇恨亚裔犯罪状况,也不比旧金山、洛杉矶、纽约差。可见,把华裔遭遇歧视的原因推给特朗普,是一种懒惰的政治思维,无法找到问题的症结,并对症下药。


第三,一粒老鼠坏了一窝粥。


不少华人认为,华人社区里的一些不良分子和低素质的人,让华人社区整体蒙受灾难,而大部分华人是北美社会的精英中产阶级,受的教育最多,工作态度最勤奋,守法自律,不招人惹事。这种观点更加站不住脚,任何社会,任何社区,都有左中右,都有好人坏人,为何温哥华地区帮派中有不少印裔,有目标枪击案八成与其有关,但他们却没有受到华裔社群受到的大规模歧视遭遇?


第四,与第一个问题相反,有人把这波排华归咎于祖国(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冲突。

他们认为华人倒霉,祖国弱的时候受欺负,祖国强的时候,受“池鱼之殃”,因此,把今天的遭遇归咎于大国博弈、加中外交对峙的大形势。这显然走的是另一个极端,也不是华人反省的正确之道,因为亚洲的事情,或者祖国的命运,并没有掌握在“华人华侨手中”。


从这一波的仇华仇亚裔的风波形式来看,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百年前歧视华人的土壤,并没有随着北美人权制度的建立、对人头税、排华法的道歉平反而消失,相反,却是根深蒂固的存在。换句话说,在各种外在条件造成的社会气候成熟,这个土壤即刻可以产生出当年人头税、排华法出现的社会氛围。


危险的是,与对付歧视非裔、原住民、拉美裔、乃至中东伊斯兰的情况截然不同,在北美的制度架构中,有效对付歧视和仇恨亚裔、尤其是华人的有效反应机制、集体反弹的社会氛围、伸出援手的普罗大众意识都告匮乏。

换言之,当美国在出现警察用膝盖将具有犯罪前科的非洲裔弗洛伊德致死后,可以出现当地市政府赔偿2700万美元的天价和解费用,在加拿大政府因为没有对因杀死美军而被羁押在关塔那摩基地、遭遇不当对待的前塔利班分子卡德尔提供法律支持而做出赔偿1000万加币的时候,受到仇恨犯罪对待的不少华裔还在为加害者是否受到起诉的问题困然,就可以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上述情况证明,华人在北美的百年定位一定出现了偏差,需要从根基上加以反省,这显然是2021年华人社区必须直面的挑战。

 
 
 

免责声明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对文章内容概不负责。 如有争议,请随时联系我们!

 


欢迎订阅

第一时间掌握华人投票联盟最新动态及信息!

WeChat Image_20210905150834.jpg